善变的准则只是自我的否定

其实,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成功的真正定义是什么。

童稚时,大概是受亲戚们的影响,耳濡目染下,便觉得成功便是像比尔盖茨那样赚很多的钱。但那时候并不清楚究竟拥有很多钱是什么概念。可物质欲望得不到满足,却让我有了穷的概念。

可是穷人穷的根源是否在于他们不思进取呢?抑或是阶级分化的结果?

我从来不敢贸贸然认同什么,也不会轻易否定什么,当真相还没有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之前,我甚至不敢下定论。即使在某些时间段来说,这是一种迂腐。可我依然有自己这天生的犬儒和保留。我苦恼,我甚至在纠结,是否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有钱的感觉,所以才会有这种疑问。于是,我克制而保守,心中揣度着有钱后可能会出现的想法,且又不直接表露。

但奇怪的是,脑海中,在像瀑布一样划过的一张张照片里,照片上那一张张的笑脸,洋溢着幸福。这些真的是全部都基于「有钱」这个概念吗?我又该怀着什么感情和想法去看待这一切呢?

无可奈何,在自我否定中,不断地批判自我,博弈中从无胜出。

面对别人的选择,判断对方是否不思进取,这个是非理智非理性的行为。因为答案大概和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差距。然而这并不能说完全背道而驰,但起码以我现在的心态和能力是无法去把握这一切的。对于一个力求让所有东西都能掌控的人而言,这很痛苦。升华的道路还有很长,以我现在的状态和意识形态,那像是梦,远眺而不能触碰。

金钱和快乐,是一对奇怪的伴侣。

有时候,拥有金钱的同时能收获喜悦,在那时候,金钱似乎就意味着成功。可既然是伴侣,那么总会有闹小脾气的时候。当自己的私欲受到来自金钱的诱惑的时候,我们也要有承受金钱所带来的道德观上的折磨。虽然这总不会是相对的,但总而言之,这种情况是很难轻而易举地突破和瓦解掉。那这种情况下,我想,稍微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意味着成功。

我很怕,很怕,很怕自我意识的欺骗和催眠。因为这样子,我很有可能去催眠自己,让自己觉得,即使这样做也觉得并无不妥。换个角度,换个方式来讲,就是自己苦苦坚持和支撑的道德围墙会在这样的暗示下,如同柏林围墙般轰然倒下。那样子,那一切的一切将只会剩下崩坏的铜臭味。

可是,我更怕的是,当所有这一切变成了社会上每一个人的准则,而这准则将会是为了自我保护。当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在这个世界成为了主流。达尔文主义者林立,那每一个人的善良和怜悯,都将如灰烬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化为乌有。

可笑的是,当我把思绪回收时,骤然发现,原来自己刚刚是在悯人忧天。

可我又凭什么去悯人忧天呢?

或许,只凭我有一颗闲得无奈的心吧,正如把思考的过程用文字写出来一样。这时候,我突然想去村上春树的一句话。

但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而写完的东西,写后出现的形式却毫无意义。

在自我否定中成长,即使结论毫无意义,只要有心的认同感,那一切都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