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无用的反思

迎合和讨好

迎合和讨好别人的事,我总是半惯性半理性地去做。其实自己亦知道这并不是相处中的优选,可仍义无反顾地重复再重复。可偏偏,这些东西都是无可避免的,又仅能从自己的文字中表现出来。那种说不清的软弱和无奈,像空气一样,存活在属于我的每一样东西上。或是文字上,或是动作行为上。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两者的初次接触,会从对方的外貌、衣着品味、谈吐去评价对方。可越是深入了解,单凭这表面的东西,越是察觉到难以维持。慢慢地,潜意识中或者是思索过后,会明白,语言不过是最主观且表层的工具。把事做好了,固然可以在大致上掩饰情感的苍白。可以正如大家所达成的共识,友好和谦逊从来不是坏的东西。但当他们借助语言成为了交往相处中的工具,那么心的距离,是否能使彼此曾经靠近了一厘米呢?结果,也只能让大家保持所谓的安全距离罢了。

行动力是个伪命题

自己总是谩骂别人的行动力不足,然而严格来讲,是我的管理能力出现了问题。把问题交给别人,并不是意味着自己已经完全可以撇清责任了。相反,真正的情况是,自己本来应该担当的责任划出了部分于别人。

但是,我也深刻地了解到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当事情涉及到未来策划方面的事,如果不是别人强制去做的话,个人而言是完全没有相对应的计划的。但当别人替我把工作和方向都安排好,那么我甚至可以 120% 地完成工作。

上面我所说的强制去做,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一定是别人拿把枪指着我,然后强迫我去完成某些事。有时候可以表现为好面子的行为。因为好面子,所以不愿意在别人勉强示弱,也因为好面子,所以愿意去做任何事。对此,我并不是要吐槽好面子有什么不对,因为自己也坚信好面子有他本身的道理才去这样做的。我现在抱怨的,是自己为什么不把这种好面子的精神发扬到底。

总是以为别人会为自己安排一切事,这就是自己潜意识里面所犯的错。

回到家里,因为没有人会在意你好不好面子。因而睡觉,玩手机,甚至是打游戏了,这些对自己人生说不上有什么正驱动力的东西,都变得习以为常。失去了好面子的动力,自己什么都不是。

但理性告诉我,自己的未来和人生,从来都只能由自己来负责。说什么出了事怪别人,完全就是一个笑话。别人的意见从来只是能拿来参考,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如果没有签订相关的合同(某种外在的强制力),别人才不会管你到底是生还是死。

该怎么活

严谨而理性地活着,从中滋生出该有的体面和尊严,因为那本没有的东西,只能靠内在的思量,臆想出某种化学反应来构建了,也便是诞生了。

默认图像
Hue
文章: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