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有趣与学习有趣

我并不有趣,也不伪装有趣,但尝试学习有趣

真实写照的我便是如此,我无法违背个人意愿地去用滑稽的段子去假装自己是很有趣的人。同理,那些年的相声之所以可以如此地出彩,大多是依靠着信息的不对称,人们无法从其他的途径去获知这些有趣的措辞和段子。但新时代的短视频盛行,段子满天飞,层出不穷的梗让几乎每一个公共或私人空间和每一个时间段都充斥着共鸣的欢笑,大众眼中的「有趣」已并非稀缺品。

但我依然尝试着变得有趣,也正因为如此,我必须多接触有趣的人或事。对于主流的「有趣」的传播中以抖音类最为广泛。但我不使用抖音类产品的最大理由便是我认为不有趣,无关合群与否。对于这个话题,我并不会用不使用抖音来表达自己特立独行的装逼感,也不会开门见山地、毫无保留地直接告诉大家我不使用抖音的事实。我的生存之道就是和大家保持恰当的距离,不远不近,不会去绑架别人对于有趣的看法和观念,也不被大家对于有趣的评判所困扰。

有的女生说我是直男。我理解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你有问题需要帮忙,我会主动帮你解决,解决问题不收钱,事后也不计较人情。用主流的说法,这是工具人的最好诠释。而工具人的概念和备胎几乎是联系在一起,这个称呼和说法在中文世界中就是被大众所瞧不起的群体。这并非我是犯贱的,同时我也非圣人,逃避责任于我也没大多的心理负担。但我对网上素未谋面的网友,我会尽心尽力;对现实中的朋友家人我也很少会推脱。无关性别,无关美丑,无关身份,只是基于一种力所能及、不妨碍到我正常生活的援助。

因为这些对于我而言,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有趣了,而我正在不断地学习着有趣。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