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旧文后的扯淡

博客的归档中的旧文,是一种变相的公开处刑。现在的自己对过去自己的观察,进而料想到未来的自己也会如此看着如今的自己。可笑抑或是唏嘘,皆有可能的结果便是不得而知。

细心观察旧文中的连词和过渡语,多倾向于口语化的表达,有些用词甚至可定义为无意义。正如某人所言,这些词是为呵护读者(包括自己在内)的玻璃心而存在。现在看来,撰文时的强制修正和自我克制是必要的,口语之所以为口语,还需留于 Face to Face 的时刻。

在数字技术方面的文章,总是抑不住消费主义导向的心思,笔下的文字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花钱便是优质」的意味,这是需要自我警惕的。

在日常方面的随笔,明显减产甚至归于零。这和我暂停写日记不无关系,重复再重复的生活让我尽显疲态。骨子中的自己依旧是轻视平凡,这种对平凡的洁癖反倒让自己寸步难行。

以上,不得不承认,我的文章仍在原地踏步着,但我并不打算放弃撰文。

于是,我给自己定下目标——学习戒绝各式的精神禁忌和洁癖,学习反对各种的「正确」,学习写人话,而不写「人」话。

欺骗旁人没什么了不起的,欺骗自己便是愚昧的一辈子。衡量,破茧。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