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电脑的那些事儿

修电脑,越想就越觉得是一门哲学。

修电脑有意义吗?为什么要为别人修电脑?我有没有权利去接受/拒绝修别人的电脑?修电脑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曾想了,又尝试着正在想,到头来发现只有文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实质性的东西丝毫没有产出。可不去细想并不代表这些问题就不存在 ,走神之间,自己以前修电脑的一些事就蹦进了脑海中。

忆起我在大一的时候,对电脑维修不过是启蒙阶段,单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份好奇心。在各种自学重装系统,Windows、Linux 甚至是 macOS,对相关的内容有了自己的一些理解 。后来,因为修好一部电脑,导致全世界都知道我会修电脑,甚至延伸到问我会不会贴手机膜的非电脑问题上1

自此各种维修络绎不绝。

之后,修电脑的成功率一直都是80%以上,评判的标准是一般我交货的时候电脑是可以用的,有些确实是硬件坏了我没办法修,把这一部分硬件问题也算在内,得出了上面这个数字(大概)。但修电脑太多太频繁,就会衍生出一些恶作剧的心态,在修电脑的时候我会在电脑中搞些彩蛋,例如故意不帮忙激活电脑或 Office——这些一时半刻不会暴露的恶作剧。我当时候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尝试去做恶作剧,现在想来,也许包含着一些对那些觉得帮修电脑是义务的人的报复心理。除此之外,大概是正版意识的启蒙吧。自己不用盗版的同时,也希望别人不使用盗版。但纯粹地想,主要还是前者。

而今天,又帮了一个人修电脑。「又」其实是一个很无力的词汇,我在毕业之后本以为帮别人修电脑已经翻篇儿了。TeamViewer 远程操控,看着黑色的壁纸桌面,多少又有了一分熟悉感,这种基于自己校园生活的熟悉感。在过程中,我发现沉淀久了,反而又有了成就感,这是在之前修电脑太多时所稀释的玩意儿。到现在,我再一次发现,原来以自己擅长的技能来帮助别人确实会让自己的内心好过。

不过回头可能我又要嘲笑自己的矫情了,万一修的量一多,可又得不到对应分量的肯定,人又开始萎靡和自轻了。


1. 造就了我「贴膜 Boy」之名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