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放博客评论系统

回顾过去的文章 《我的文章与你的评论皆非稀缺品》,其实不过一个多月之前的事。但正如我的About 页面所言,我是一个善变者,因此如今的重开评论区打脸,我的内心波动只能以这样一篇小短文(或许更…

一封毕业公开信

这或许是一封没人看的公开信 亲爱的读者们: 你们好!很高兴你们能点进来看这封信,很可惜辜负了你的点击,这封信大体不过是我大学四年流水账般的总结,不痒不痛,不吐不快。 实诚地说,这封公开信撰写的契机是班…

毕业后的 Flags

论文结束,毕业照完毕,随笔似流水。大概有些许自以为是,能有资格去评审优秀论文确实是在预料之内,而结果中的没有评上亦是情理之中,这导致我的心情近乎无波动。 回到标题,Flags。因为是随笔,随心所欲,想…

阅旧文后的扯淡

博客的归档中的旧文,是一种变相的公开处刑。现在的自己对过去自己的观察,进而料想到未来的自己也会如此看着如今的自己。可笑抑或是唏嘘,皆有可能的结果便是不得而知。 细心观察旧文中的连词和过渡语,多倾向于口…

国内音乐平台的恶(二)

如果有关注我 Twitter 动态的朋友,应该会经常性看到我对国内的音乐平台的吐槽。之所以吐槽,一方面脱离不了用户体验的干系,另一方面便涉及到不符合我精神上的审美。 在国外,有以 Spotify、Yo…

我的文章与你的评论皆非稀缺品

以往,我的文章均是开放评论,甚至曾想方设法尝试使用过多说、畅言等国内评论系统,只为更稳定的评论环境。但随着这些系统的倒闭,所谓的稳定只是一厢情愿 后来,考虑到维护成本,我把评论的平台改为系统自带评论。…

我如何看待京紫(二)

在京紫13话放送完结后,我秉着总结的心思,决定再写一篇关于京紫的文章。 快节奏时代的四不像 这是我昨晚看完最后一集后所发的Twitter。我依旧无法对这部作品评分,但我依然给出了评价——快节奏时代的四…

新海诚的补全计划

新海诚的BE与大河内后期强行喂💩不同,他的作品总是带有一种不坦率的忧伤,更多了一份自身对悲观主义的思考。 可哪怕多么曲折,悲观主义总不代表着消极,于是我们总能在他的作品中看到生存下去的可能性。而生存的…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