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善变」

扮演二十年好好先生的我,在近两三年才依稀明白何为真性情,不料因贪婪地对内心挖掘的小心思又让自己陷入到滥用真性情的泥潭中。这泥潭隐约包含着他人即地狱的意味,与他人的沟通过程中,无可避免的因循守旧使我疲惫不堪。显然,我已不知道自己究竟会 Evolve 到什么形态,抑或是直接步入到 Faded 的边缘。

可灰暗之中,一点微弱的灯光,似是蕴藏着斑斓,在迷雾中低吟。生命中是否会存在着神秘力量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我的所有向往终归是围绕着这隐约中的色彩。这个博客,大概就是我追逐色彩路上所留下的足印,遣词造句的惨淡终会得到提升,终有一天我会以文字描述出我的过去、现在、未来。

这个博客经历过数次变化,甚至连博客的名字与域名都处于熵变的状态。 印象之中,博客曾用名有「草莓番茄酱」「番茄酱」「分明」「分别」「無意義」。 这些都是为满足个人记忆中的「获取式」的仪式感,诉说着自己的一些过往,暗示着自己不变的「善变」的命题。

「善变」某种意义上就是我的标签。

或许出于自我保护,在我的理解中善变并非贬义词,虽说终究掩饰不了背后充斥着的冷漠。

直言道,我建立博客的初衷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技术,是这一种自负的逻辑在背后趋使着我继续折腾我的博客。但随着年岁增长,愈发感觉自己的肤浅与幼稚,像是对着无边的大海叫嚣的沙子。但有些东西在我的体内却不善变,在玩《模拟人生》这款游戏之时,我已经清楚明白自己的伪善已经彻底融入到骨髓当中,大恶的念头在多年积攒的反思中已被排除了体外,剩余的小恶的心思,我想更多是玩笑与情趣。

我这个人,实际上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善良,只不过是伪善一辈子就显真罢了。毕竟伪的终点,何尝又不是一种真呢?

于是,善变的我,在经历了内在的思索和思想的沉淀后,依然一往无前地、毫无保留地将初衷质变为使我的文字能拥有直击读者心灵的能力。「寻求文字上的认同」成为了我写作的原动力,从追求「显摆」到追求「记录」。虽然是屏幕上的白纸黑字,但我想,我的思想必将会是彩色的,文字必将是彩色的,而这份色彩我希望能传递给每一个看我的文字的人。

我期望着。

Blog Platform

2021年4月~

博客建立于 Cloudflare Pages,采用 Hugo 作为渲染引擎。

使用理由:免费,数据可控。

缺点:Cloudflare Pages 免费版对于国内线路不优化,且较为依赖于 GitHub。

image-20210410195644072


2020年8月~2021年4月

博客曾建立在一个香港虚拟主机的平台上,使用的是 WordPress。

核心放弃理由:成本

次要放弃理由:软件版本与插件版本不及时更新容易导致的安全问题,频繁更新容易出现稳定性问题。

使用主题:Arke

wordpress_theme


2017年9月~2020年8月

博客建立在第三方博客平台 Bitcron 之上的。

核心放弃理由:线路不稳定。

次要放弃理由:开发者海波过于重视 macOS,而忽视其他平台的体验。

Bitcron 这个平台与国内的QQ空间之类的平台不同,这个平台有两个特点,一是付费,二是邀请制。

其一的付费门槛,这意味着你不可能免费使用这个平台,平台最低只需要60块一年(象征式的收费)。具体扣费的情况是根据流量消耗进行扣费,如果没什么访问流量,平均¥5/month。

其二的邀请制门槛,即用户获取 Bitcron 平台的使用资格必须通过邀请,这意味着这个平台必定是小众的。若需要邀请码,既可以通过购买Markediotr直接获取邀请资格,也可以直接邮件联系 Bitcron 平台的作者(点击联系),一般情况下,态度诚恳、话语真诚便可获得邀请码。本人手上尚有一邀请码,待赠。但话不投机者,我也不会讨好式地送码的,我是一个相当重视谈话者之间シンクロ率的人。

Bitcron 使用主题:魔改版 Card

本博客的主题模板是 Card,作者是水八口,主题本身是付费但开源(事实上并不矛盾),基于 MIT 开源协议。感谢他所提供的多次帮助,现已付费购买了他的「黑白」「卡片」开源主题,开源万岁,付费万岁。

水八口主题合集官网:点击进入

博客分类细节

博客中的「分类」,曾分类为 「数字朋克」「博客頭條」「理想至死」「閲歷隨筆」「書影音遊」「僞技術」共六个版块,该页面同时包括各种奇奇怪怪的 tags。image-20210410194705739 旧照留念

现在博客分类简化为以下五项,分别是:

  • 软硬兼施」:关于软/硬件服务的内容
  • 扪心随笔」:缺乏理想的现实主义是毫无意义的,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命的。
  • 書影音遊」:一些点缀人生的「无用物」。
  • 现实与我」:人这种东西还是需要生活在现实日常中。
  • 其他」:就是其他……

简化分类的初衷是个人精神力的有限,之前的多个分类反倒使自己的博客成了四不像。当然,其实我的内心是向往着四不像的,但我明白能力和才华才是成为四不像的前提。

总之,遇事不决便摆出一副要高谈 Anyway 的姿态,我理应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