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乐观在于,像我这样自认为是愚昧的人,尚且知道尊重人的重要性。倘若每一个自然人均被慢慢教化和能被科普到尊重人的概念,我相信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公共环境都会变得更好。

我的悲观在于,明白尊重他人是必需的人,除了会被举报,大概还有在会被举报的路上。正如房间里的大象,所有与自由意志有关的内容都会被有形无形的 Power 无死角地剥削,被政治正确与反政治正确劫持。在自然人被教化和科普前,作为科普双方被暗示、被伤害成最极端的惊弓之鸟,而更甚的肉体上的伤害和进步理念的宣传不会改变他们的已有的观念和行动模式,到头来他们只会把不忿的心情转嫁到真诚以待的人身上。

从这2020年来看,我严肃地表示,人类要完。

这曾经是一句玩笑话,但最终发现不得不正视。

人的愚昧并不分国界,西方的月亮不会总是圆,也不会总是不圆,比烂不应该成为理所应当的行为。人的真善美与丑恶在二元对立的路上渐行渐远,除了自己不放过自己以外,直面痛苦的耐心与热情的补给从何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