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总有遇到迷茫的时候,心里便会嘀咕着「路在何方」。 对自己的处境和目标分析具体一些,把希望具体化,细致入微,实现这些细节目标的过程中有自由空间。只要是自己独创的路径,就可以少受其他人的堵截。当然独辟蹊径…

年年有今日

前几天熬夜的晚上,在 Twitter 上心血来潮地记录了些年度碎碎念。今日想来,汇总成文。 Flags 的回收 毕业时候立的 Flags,不经意之间已经过去半年时间,大致方向没有发生偏差,只是进度确实…

无终稿

姑且来个声明:我的文章是无终稿可言的。 相信有不少读者是通过 RSS 订阅我的博客的,但是 RSS 的运行机制导致如果我在发布文章后尝试修改文章是不会改变 RSS 中的原稿内容。虽然我在发布文章之前会…

失去隐私,人尽皆装

与 @zhaobo 的聊天记录,节选,有删改、重排及过渡词补充。 我问 如今,国内对于隐私的态度的情况正如李彦宏所说的「中国人不在乎隐私」。若从这个角度考虑,很多身处于互联网之类的较为先进技术行业的人…

远程办公初体验

最近入职于一家国内比较有名气的正版软件代理公司,这家公司的特点便是乙方的工作模式几乎都是远程办公。实际上,我当初投简历的时候便是看中远程办公这一点,虽然这一办公模式在国外比较盛行,不过在国内仍算是比较…

国漫崛起 Yes!

粉红的味道 估计各位读者看到这标题,如果脑袋中自认相对清醒一些的读者,可能已经开始质疑为何刹时间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粉红的味道。在现阶段国内的主流氛围中,绝大多数希望国漫好起来的人,都会部分「头脑清晰…

离线

最终,我还是决定来一次关于「离线」的行为艺术。 始于昨天,我把自己主要使用的几个社交网络账号都进行关闭与封锁,而这些行为的动机是基于前几天的一次对话,以及对话后的思考。具体的对话内容姑且不提,但思考主…

Clash with Clash——开源、复读机与穷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一款开源免费的名为 Clash 的代理工具,但实际上我仅仅是宣传,而并非其开发者,我因此收获不少新的 Followers 确实不像话。 作为一款类 Surge 的产…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