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的一些事儿

除了每天都保持着在 Day One 中撰写日记,最近的一个月都没怎么写作,对于博客中的文章仅保持处于一种维护精修的状态1。其中唯一严格意义上仍在更新的,只有我最近的那一篇关于 Ho…

音乐流媒体平台该如何取舍?

對音樂的欲求越深入細緻,就越沒有流播服務能滿足妳—— 李如一 虽然这句话是用以回答「为什么流媒体平台不提供 CD 内页?」的题目,但因为自己的反复折腾,以上这句话让我深有体会,因而…

不是游记的游记

一拖再拖的旅行最终还是出发,在画上句号的今天想写写自己这些天的一些记录和感悟吧。 旅游这件事真的说不清。虽然谈不上云游多方,在高中以前严格意义上旅游过的地方大概只有广西桂林和香港,…

修电脑的那些事儿

修电脑,越想就越觉得是一门哲学。 修电脑有意义吗?为什么要为别人修电脑?我有没有权利去接受/拒绝修别人的电脑?修电脑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我曾想了,又尝试着正在想,到头来发现…

三观问答

今天在好奇心日报中看到一篇关于三观的文章《我们在社交网络上说的「三观」,背后到底有多少种潜台词?》,对于当中的30个灵魂问题的三观自测颇感兴趣,顺便也在自己博客中一一对应其问题撰写…

伪装有趣与学习有趣

我并不有趣,也不伪装有趣,但尝试学习有趣 真实写照的我便是如此,我无法违背个人意愿地去用滑稽的段子去假装自己是很有趣的人。同理,那些年的相声之所以可以如此地出彩,大多是依靠着信息的…

数字时代的爽文

前几天在 Twitter 上发表了一张关于数字时代的爽文合集的图。 为什么我会制作这么一张图呢? 之前一段日子是苹果 App Store 的十周年,我翻查了自己在 App Stor…

矫情的我未就业

现在的我依旧是处于未就业的状态。 最近,所有现实中的朋友看到我,都第一时间问我是不是已经工作了。当我说出我还没工作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显得很意外,人这种生物会本能地对以往乐于自我表现…

我与我生命中那些无用的点缀 :)